影视剧中的情情爱爱-小唯老师


给我爱情启蒙的,是琼瑶的言情和金庸的武侠。叶竟生
至今还记得,少年时代简直发扬了凿壁偷光的精神,歇尽全力管中窥豹和竖耳倾听,外加无穷的想象力,努力拼凑起那些断断续续的图像和音像,在被窝里补足了电视里上演的或缠绵悱恻或热血沸腾的爱情故事。
看多了自然能总结出一些套路。琼瑶阿姨下笔悲惨无比,创作了多少痴男怨女,孽海情天,但无外乎三种情况:一,我爱你,你不爱我;二,你爱我,我不爱你;三,我爱你,你爱我,我妈不同意。然后让这三种套路以排列组合的方式在她的53部作品中频繁出现。
金庸没有琼瑶那么大的创作体量,但是他的侠骨柔情更加打动当年我扑腾扑腾的那颗追梦少年心。他的《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》中,写的最多的是名门正派的堂堂侠客和魔教小妖女的爱情。郭靖和黄蓉如此,令狐冲和任盈盈日此,张无忌和赵敏也是如此。
让我恋恋不忘的,还有星爷。虽然作为导演的星爷,历时二十年,拍了不少佳作。但他的爱情观,从未改变。从《大话西游》到《西游降魔篇》,从紫霞到段小姐,讲述的都是紫霞仙子和至尊宝式的爱情故事,如出一辙。这样的故事有些近似于大男子主义的绝对自恋。明明是相爱的两个人,男生却始终对自身的感情不予承认,对内心的爱人不遗余力的拒绝。直到女生拼命的付出、不懈的努力、不断的证明,乃至以生命为代价我欲扬明,终于换来男生矢志不渝、至死不悔的爱。两个人却早已天人永隔。纳尼?这不是活生生的变态么?为什么还感动了一大票人?
大学后迷上了韩剧,小女生的追星之路一发不可收拾,简直被一个个韩国帅哥美女迷得神魂颠倒、手足无措,直欲舔屏。虽然韩剧的恋爱路数基本上没有超出琼瑶阿姨设计的圭臬。但是,韩剧完成了更为成熟的男一男二女一女二的模式,相比起单纯的三角恋模式,这种四边形的恋情模式喝粥求恋,人物更复杂多变,关系更错综复杂叶家妤,剧情更集中紧凑,为编剧释放出更多的想象力空间。
如何在众多剧情相似的韩剧中独树一帜,真的颇费思量。若干年前,看过一部《我的名字叫金三顺》,一时间三观逆转。在众多帅哥靓女作为标配的电视剧里,这部戏的女主角竟然是个——大胖子。这一天雷滚滚的人设为这部戏挣足了眼球。但,扮丑,变胖,绝非长久之计啊。韩剧,似乎也在工业化的生产和疲劳的审美中暂时走进了死胡同。
那个时候,台剧大盛。明道和陈乔恩风头劲公子壮健,一时无二。他们作为荧幕情侣,最擅长扮演霸道总裁和灰姑娘的故事。多年以后,我工作后发现,霸道总裁爱上我,简直是对天真小女生的必杀技。
后来,我转向国内的家庭伦理剧。这些鸡零狗碎、家长里短,足够我边看边嗑一斤瓜子来津津乐道。我注意到众多婆媳大战中的小夫妻,公主病与凤凰男,心机女和无脑男,可是久而久之也厌烦,难道我们的电视剧就得在这一堆婆婆妈妈、勾心斗角中打转转,河北航空招聘最后还得来个happy ending?
这个时候,如晴天霹雳一般索南加乐,韩剧出现了一部神作《来自星星的你》。它在第一时间刷新了我的三观。原来,偶像剧也可以加入科幻元素。多金、帅气、深情,都只能屈居男二号,要想成为男一号,先得是个外星人。男二号的配置一点也不能少,除此之外,上天、入地、移形换位、改变时间,无所不能。这才是完美恋人。与此同时赵美惠,美国电影也开始在科幻片中加入爱情和恐怖元素。比如说《机械姬》。联想起多年前大热的《金刚》,人和人的恋爱真是看腻歪了蝶舞大唐春。难道人和野兽、外星人、机器人谈恋爱更市三井寿头像场?
自有文学就有爱情。这种人类共通的情感龙思雨,需要用特定的情境、特定的故事来表现,才会深入人心,所以,多少作家、编剧开始挖空心思、不遗余力地编织各种身份,制造各种情境,不惜在想象的道路中越走越远,无所不用其极,令人瞠目结舌。
看完这种偶像剧,科幻剧,回想起现实主义题材的纯文学,如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,两个人在年轻时没能在一起金正敏,到鸡皮鹤发的老年终于喜结良缘,虽然演到结局,男女主人公肯定不好看了,我依然泪流满面,感动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