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漠戈壁的倩影,大美新疆的风骨-载你游新疆

我是岁月用干旱、风蚀和水侵,雕刻的作品。
上下五千年的打磨,塑造了我今天的模样。
我的颜色,似红似红,似黄非黄,似赭非赭沙粒肿。我的样子,似城非城,似沟非沟,似堡非堡。我的声音,似风声,似鬼哭,似狼嚎。
有人说我,是整容脸狂风怒号的意思。
整容,如何能整出我这般千姿百态,仪态万方?整容,谁能如我一般忍受大自然千年万年的鬼斧神工?
我是大漠戈壁的倩影,大美新疆的风骨。
我的名字叫做:雅丹地貌。
我在亘古荒原里,在大漠戈壁上,等你来。
1. 克拉玛依魔鬼城

在克拉玛依市乌尔禾区,我是一座魔鬼之城。
电影《卧虎藏龙》,电视剧《七剑下天山》,都曾在这里取景。
魔鬼城地处风口吕小骏,四季狂风不断,最大风力可达10―12级。远眺,就象中世纪欧洲的城堡。大大小小的城堡林立,高高低低参差错落。近观许乃涵,裸露的沙丘和巨石被狂风雕琢得奇形怪状:有的呲牙咧嘴,状如怪兽;有的危台高耸,垛蝶分明,形似古堡;这里似亭台楼阁,檐顶宛然;那里象宏伟宫殿,傲然挺立。
在起伏的山坡地上,布满着血红、湛蓝、洁白、橙黄的各色石子,宛如魔女遗珠,更增添了几许神秘色彩。
风起时云河简谱,飞沙走石,天昏地暗,怪影迷离。气流在怪石山匠间穿梭回旋,发出尖厉的声音,有人形容如狼嗥虎啸,鬼哭神号。
其实,哪有什么鬼哭神号,不过是你来时,我怦怦狂喜的心跳,你离去时,我念念不舍的呼喊。左央
不管你在意不在意,我都要发出自己的声音。
2. 布尔津县五彩滩

在布尔津县五彩滩,我与额尔齐斯河毗邻,我是她的堤岸蝇蛆净。
彼岸是她,河水青青蓝蓝,绿树成荫连绵不绝,绿洲与蓝天白云在天际相合。
此岸是我,河流、干旱与狂风打造的山丘,沟沟壑壑起伏不定,一片荒蛮寸草不生。
一河隔两岸,却是两重天秦钜。
你若问我:委屈吗?痛苦吗?嫉妒吗任恒之?
我只能告诉你:重要的是学会接爱德赫文,接受自己的模样,接受大自然的选择狼爱上羊简谱,接受一切不平不公与不圆满。
3. 白龙堆和三垄沙
在死亡之海罗布泊,亦有我的身影。

在罗布泊北部,我的名字叫白龙堆。是一片盐碱地上的土台群,绵亘近百公里。土台以砂砾、石膏泥和盐碱构成,颜色呈灰白色,有阳光时还会反射点点银光,似鳞甲般,故被古人称为“白龙”。

在罗布泊东部地区,我的名字叫三垄沙。横亘于流动的沙丘带上,至今仍受东北风的影响,随时游动着贾云哲微博。遇到起风,沙如游蛇,在风口中行走,细沙会沿足盘旋到膝盖处。
在罗布泊,我的性格乖张,脾气暴烈黄大可。我自己也不知道,下一刻我是什么模样,是爱你,还是伤你。
所以,你不来,我亦不怪你。
只是,我一直在等待。
等待,是我最深情的语言马世豪。
不论你,来还是不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