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奇侠传之第十八章(中)【武侠】-拾海遗珠



甘肃,崆峒山。崆峒派掌门无双子正在中台峰顶练剑。
柳媚儿一行人经过长途跋涉,穿越茫茫无际的陕北高原,这一天终于来到平凉—在武林中与少林、武当、峨嵋、昆仑等流派齐名的崆峒派所在地。
崆峒山位于甘肃省平凉市以西,东瞰西安,西接兰州,南邻宝鸡,北抵银川,是古丝绸之路西出关中平原的要塞。其主峰海拔2123米,奇险灵秀,隶属六盘山支脉。山中植被丰茂,风景优美,山上奇珍异兽层出不穷。崆峒山山灵水秀,灵气充足,乃是赫赫有名的大罗金仙广成子修仙之地。峰峦雄峙,危崖耸立,堪称鬼斧神工;林海浩瀚,烟笼雾锁,宛如飘渺仙境;高峡平湖,水天一色,直有漓江春水之神韵。崆峒山既富北方山势之雄伟,又有南方景色之秀丽,实是远离红尘,避世修行的佳地。据《庄子*在宥》、《史记》中记载,当年中华民族人文始祖黄帝曾登临此山,问道于广成子,讨教治国之术、养生之道,以后黄帝修成仙道,御一千二百女而升天,便是得益于这崆峒山灵秀。
崆峒山自古便是僧、道两教俱盛之地,山上寺院道观数不胜数,大致有八台、九院、十二宫等四十二座建筑群,外加七十二处石府洞天盲妃十六岁,建筑凝重典雅,气魄宏伟。武林中鼎鼎大名的崆峒剑派,便隐藏在这些宏伟的建筑群中。
柳媚儿等人来到崆峒剑派山门之外,早有道童伫立迎候。一见柳媚儿来到近前美女罐头,上前稽首道:“敢问来的可是当今圣上驾前吕公公手下东厂副统领柳大人吗?”
柳媚儿尚未答言,一边的柳如风笑了起来:“咦枭宠女主播?你这小道童倒是伶牙俐齿,说话干净利落。这位便是柳副统领,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小道童一脸严肃,看了看眼前这位貌美如花的柔弱女子,说道:“真的吗?看起来倒有些不像。不过我家师祖曾经吩咐过,说是副统领大人乃是一位天仙一般美貌的女子,让小道在此处迎接,说是接到之后,直接带你们到天台相见。列位施主请!”说着躬身相让。
一行人见了这小道童本是天真烂漫,却又故意装出一副大人样子的模样,不禁相顾莞尔。柳如风故意逗趣,也躬身道:“小神仙不必客气,您先请求退人间界!”
那小道童登时满脸通红,稽首道:“这位施主且不要乱说,我只是一个小道童,不是什么神仙,我师祖才是神仙呢,他就在天台峰顶等你们。路还很远呢,咱们还是快走吧!”
柳如风还要打岔,柳媚儿在一边看着这小道童天真的模样,登时想起了远在武当的爱子吴襄,心中泛起一阵柔情,对柳如风说道:“如风,不要难为小孩子变形计张赢天,咱们还是趁早赶路,正事要紧。”
柳如风不敢违拗,向小道童伸伸舌头,做个鬼脸,直起身跟着众人一路往天台峰顶走来。一路上但见满山叠翠,浩瀚无边,山林中雾气升腾,奇花异果充斥林间,各种珍禽异兽此隐彼现。远远望去,蜡烛峰直插云天,耸立如擎天之柱,猿猴亦难以攀援;雷声峰云遮雾掩,清风拂过,若隐若现。凤凰岭鸟啭歌来;狮子岭虎啸猿啼;苍松岭风浓雪聚;棋盘岭玄妙难言。众人一路走来,看不尽的奇花异草,赏不尽的美妙风光,一个个禁不住两腋生风,心境摇动。

那小道士初时因为与柳如风赌气,嘟着嘴不言不语,奈何小孩子心性,不一会便被柳媚儿的柔声细语掳获,开始神采飞扬地为这伙人介绍起崆峒名胜来。什么隍城的巍峨、塔院的瑰丽,弹筝峡的奇险、归云洞的神秘等等。甚至连秦始皇赢政与汉武帝刘彻因为羡慕黄帝问道崆峒而升仙之举,所以也不远千里西临崆峒,登山访道之事也对柳媚儿娓娓道来。柳媚儿一边欣赏这西南第一名山秀绝天下的无尽奇观,一边听着身边这小小孩童稚嫩的讲解,不时抚摸一下他的头顶,一张俏脸满是慈爱之意。
山景虽美,终有尽时,当柳媚儿看到在山顶平台上盘膝而坐的无双子时,这满眼满耳的胜景柔情顿时消失不见魏显忠,代之而起的是满目的萧索和填满胸臆的愤怒和悲伤。所以说世间山水草木无不通灵,你若悲伤它便阴郁,你若欢乐他便开朗;你若慈爱她便充满柔情,你若仇恨她便布满杀机。此时闭目冥思的无双子便如一棵树、一株草、或是一块无知无识的岩石,心中满是空灵。当一股浓烈的杀机扑面而来时,这空灵的世界立刻打破,宛如从九天之外的逍遥胜景突然被硬生生拉回到了污浊的尘世,无双子巍然轻叹东星耀扬,缓缓睁开眼睛,站起身来,看着从山下缓缓走来的柳媚儿互教通,默默无言。
柳媚儿走上平台,静静地在无双子面前站下,身后众人成半圆形将其围在中间。这时那小道童撇下柳媚儿,跑到无双子面前施礼道:“师祖,这几位便是您吩咐迎接的客人,徒孙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把他们领来了。林楚麒
无双子轻叹一声,抚摸着道童的头顶说道:“好孩子,你很听话,师祖嘱咐的事作地很好。这里没有你的事了,你先回去,告诉你大师伯天机子,就说师祖今日功德圆满,这几位客人便是来接引师祖飞升的。以后崆峒派是否能够发扬光大,在武林中占有一席之地,就靠他了。去吧!”
那小道童似懂非懂,答应一声,回头冲着柳媚儿灿然一笑,蹦蹦跳跳地走下山去。

无双子目送小道童下山,回头望着柳媚儿,一双满是慈爱的眼睛突然变得一片空灵,缓缓说道:“柳大人来意,贫道尽知钟小江年龄,当年方家庄之事,历经多年,早已物是人非,讲不得谁对谁错。但当时贫道年轻气盛,未解道家真谛,确实行事鲁莽了些。如今柳大人姐弟一为朝廷高官爱沢莲,一为江湖帮主,财雄势大,权势熏天,又有朝廷撑腰,我崆峒只不过是偏远之地的一个小小教派,自知难以上达天听,无以申辩。故此无双子愿以一身荣辱,换得我整个教派之安宁,不知柳大人可肯通融吗?”
柳媚儿笑道:“道长这是从何说起?我柳媚儿此来,只是奉命办差而已,可跟当年之事无关。道长若是不信,本官这里有吕安总管的亲笔手令,道长尽管查验魔法少女沙枝。”说着伸手入怀,欲将手令交与无双子。
无双子淡然笑道:“柳大人不必如此,贫道岂不知大人身怀上谕?但此中前因后果,你我尽知,各自心照不宣即可。不管柳大人有我崆峒多少罪名在册,我无双子都照单全收,一人接下,只求柳大人能放过我派中众多无辜弟子,使我派百年基业得以延续,崆峒上下,将永感大德。”
柳媚儿回头看看一众手下,心中暗怒,脸色一沉喀秋莎吉他谱,说道:“道长,本官奉命缉拿诽谤朝廷的逆贼,可不是来与道长做买卖,讲不得价钱。这次崆峒涉嫌反逆,无双子道长自是难辞其咎,但是这是否牵连到别人,可不是你我二人能够说了算的。若是道长有什么冤屈水煮清王朝,待见到了吕公公,可以自去分说,我想是非曲直,吕公公自会决断,道长倒不必有什么忧虑。”
无双子轻轻叹息,双唇微动,一阵其细如丝的声音传入柳媚儿耳鼓:“柳大人,日前华山之事,贫道早已尽知,而今柳大人兴师动众而来,如是贫道有意躲避,恐怕早已远走高飞。江湖茫茫,只怕柳大人要再找贫道,不会再像今日这般容易。而贫道之所以未走,只是考虑到自己已经年过半百,凡尘俗世间种种落魄时的孤寂无奈与成功后的繁华名利都已经历过,此时纵死不算短寿。再说我崆峒创派以来,历经数百年风雨而不倒,这其中自有其生存之道在曹德淦。就算柳大人执意要灭我苗裔,恐怕也未必能够如愿,反而会闹个两败俱伤,满城风雨。如今大明朝廷敬道好贤,我崆峒虽比不上武当之盛,但好歹也是道家祖师广成子一脉相传的道统。只恐到时柳大人对当今皇上也不好交待吧?”
柳媚儿听了,也暗运内力,将声音逼成一线,送入无双子耳际:“本官自知不好将事情闹得太大,但前尘往事,虽在道长眼里已是过眼云烟,但本官只是红尘中一名平凡女子,却是难以看破,今日既已来到此地,岂能入宝山而空回?若如此,与公与私,都不好交待。”
无双子叹息一声,突然把腰身一挺,说道:“好吧,既然柳大人执意如此,那贫道就给你一个交代!”说着环视众人一眼,猛地把身子一翻,隐入身后丛林中不见天帝玄皇。
柳媚儿大怒,向众手下一挥手,纵身而起,当先追去,柳如风随后而来,一干属下也大声吆喝,尾随追去,不一会天台之上一片沉寂。
柳媚儿姐弟二人追入丛林,只见前边无双子那灰色的身影如流星弹丸般在林间纵跃穿行,快如闪电,直往山下跑去。姐弟二人四目对视,心意相通,俱是杀机汹涌。二人纵上树梢,施展绝顶轻功,狗叫扰民尾随而来丁文婷。这时身后众人轻功不济,早已渐渐落在后边。等再追一会之后,已经看不到柳家姐弟踪影,只好停下身来,且停且行,四下寻觅。

却说柳家姐弟蹑在无双子身后,目不旁视,一路直追,只见无双子左拐右转,忽然转入一条峡谷不见。姐弟二人追到谷口,就见谷口石壁上镌刻了三个隶书大字:‘弹筝峡’。二人站在谷口往里面探视,只见谷中怪石林立,一条溪流缓缓流淌而出。两边壁立千仞,如刀砍斧削一般,令人望之而目眩,一带带白云如飘带般漂浮在半山,仰头望去,蓝天一线。望着这险峻的去处,姐弟二人互相对视,心中警兆顿生。
二人互打手势,小心翼翼的向峡谷深处缓缓走去,边走边四下打量,侧耳倾听周围动静。不多时二人已经走到一片石林跟前,柳媚儿探头往里面看时,只见千奇百怪的石柱中间一条窄窄的小径蜿蜒通往峡谷深处,无双子正站在不远处小径上负手微笑而立。柳媚儿见这石林地势诡异,一排排石柱看似杂乱无章,实际上排布有序,暗含奇门八卦,实是凶险无比。姐弟二人仗着身负绝顶武功,柳媚儿又所学驳杂,倒也毫不畏惧,径直走进石林,直奔无双子而来。
无双子眼见二人就要走到近前,突然身形一闪,躲到身边一块巨石之后。柳如风反应极快,身子一纵,已经跟了过来,却见巨石之后空无一人,无双子早已无影无踪。姐弟二人身形转动,只见石林中一片浓重的雾瘴升起,身后小径早已消失不见。就听无双子清越的声音在石林中响起:“柳大人、柳帮主,此处乃是我崆峒派降妖除魔的护教大阵,乃是我派前辈祖师所留,名叫‘天绝杀神大阵’,一经运转,灭鬼杀神,威力无匹。今日柳大人执意要灭我崆峒,那么对我教派而言,二位便是妖魔无疑,既然柳大人不肯以无双子一命相抵前仇,无双子为保教内数百条性命,只好出此下策焦瑞霞,要将二位留在此处,得罪之处,还请见谅!对于当今朝廷,无双子自有交代。二位只管放心!”说着悠悠一声叹息。话音在石林中来回激荡,或东或西,忽南忽北,诡异而无法测度。
柳媚儿姐弟二人手按剑柄,凝神四顾,却只觉阵中人踪飘渺,始终难以确定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具体的方位,不由得心中暗沉。
柳如风大怒,拔剑在手,大声喝道:“无双子!你这妖道!有种的便光明正大地站出来与小爷面对面打一场,这般躲躲藏藏,可不是一派宗师应有的风范!”
未完待续--下集更加精彩

【尊敬的读者:您若觉得文章好,请长按下面微信公众号的二维码点击关注,《拾海遗珠》每期都会给你不一样的精彩!】注:文中图片多来自网络,谢谢!

作者简介:三虎,原名:耿佃标,男,电话:13869395712,微信:htgdb1234;19 73 年生于山东桓台,中专文化,现就业于山东淄博太平洋保险公司顾问营销部,是一名普通的基层管理者。因自幼痴迷于文学创作,至今初衷不改。曾用耿飚、芥子须弥、剑舞银河、神舟人等笔名在一些文学网站发表过作品,现用名芥子须弥三虎,三虎。1992年加入中国当代无名作者诗歌学会,同年出任《雪鸟》诗歌报特约编辑。2017年当选桓台诗歌协会副秘书长,诗歌作品《相思豆》获全国无名诗作者大赛优秀奖;诗歌《走出情网》入选《中国当代青年抒情短诗精粹》,其它诗歌与杂文作品在《星星诗刊》、《桓台日报》、《少海文艺》等也有刊登,著有诗集《百年孤独》、杂文集《岁月拾零》、《乡村轶事》。长篇武侠小说《大明奇侠传》(《龙咤天下》)、玄幻小说《界殇》(《巅峰之神》)《汉魅》长篇惊悚悬疑小说《狐杀》发布于文学网站,目前点击量已过百万,长篇杂谈类作品《‘醋溜’上位智慧》首发于江山文学网,长篇惊悚悬疑小说《阴王》也已经开始在其他网站连载陈独秀乳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