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子监往事之《走进科学》-洛阳道桃花路

这是洛阳道·桃花路的第54篇原创文章
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。
杨太傅看着合同上的三千六百元的工资,瞪圆了眼睛。国子监的账房先生是个圆胖胖和蔼的人,眯起小眼睛,左右看看无人,悄悄掀起一摞合同的一角,露出个数字,指着对杨太傅说,“你实际上拿得这个数,对吧。”杨太傅点点头。
“签字吧魏震海,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。”

杨太傅想反正到手的钱还凑合,结果笔刷刷刷签下自己的大名。五险一金,就按三千走了。
国子监的太傅们,原本住宿舍是不收钱的,然而天朝的福利总是很飘忽。通知来的总是让人猝不及防。结果就是,杨太傅和向直讲都从免费单间的待遇直降到收费床位。两个人变成了亲密的同屋。
向直讲是典范的文艺女,很快宿舍便被打扮的充满了格子桌布、精巧插花、五颜六色的小玩意儿,气氛变得优雅甜腻。
杨太傅虽然教国画艾薇薇,却是豪爽的人,浑身上下充满逻辑与理性,侠骨铮铮,由于足球踢得好,江湖人称杨爷蒋雪儿图片。

今天的发俸禄的日子,杨太傅看着工资列表皱眉,这水电费,扣得也未免太多了。
宿舍很小,只放的下两张床,两张桌子,两个单人小衣柜。完全没有娱乐的空间。而国子监里课业又重,二人常常需要在课舍里呆到晚上十点,再回去洗漱睡觉。
用水用电的设施,不过两盏灯,一个热水器。而已。怎么每人每月扣出一百多块钱水电费。
杨太傅抬头看看刚洗完澡,正对着镜子抹各种护肤品的向直讲,疑惑地问道:“难道,你星期天趁我不在,在宿舍里放水游泳了?”

向直讲满头黑线,嘟起红红的嘴唇,柔柔地反驳:“虽然我身材波霸比基尼无数吾爱是谁,但是,又没有观众,我游给谁看?”

杨太傅点点头:“有道理。咱们得去看看水电费的单子。”

两人找到物业,物业不耐烦地翻了半天,抽出一张条子万达二公子。
杨太傅看了一眼,对向直讲露齿一笑说:水费没问题,确定你没有放水游泳,恭喜你,嫌疑解除了。
向直讲软软地眨着眼睛,捂嘴惊呼:“那就是电的问题了?那不好查了,触电怎么办,多危险?”
杨太傅作为优秀的曲艺演员,走的是扑克脸冷静流,从不屑于以情动人这种小儿科的把戏,拍拍向直讲的肩膀:“做实验。”
嫌疑最大的,当然是热水器黄玉郎黎姿。
第一步,先看看正常使用下,一天要用多少电。
向直讲紧张地扶住椅子,问打开电表箱的杨太傅:“看清楚了吗?”

杨太傅轻松地拍拍手:“拿笔去,记着读数。”
——“不行啊,我得扶着你?”
——“不需要。”
说完,一个回身轻巧地跳下来。
向直讲露出崇拜的表情玩命对战。

24小时,两度电。
会有这么多?难道热水器的功率写错了?
把热水器关了试试?
关闭热水器24小时。电表显示,1度电。

杨太傅惊讶地望着天花板上的吸顶灯,这个居然这么耗电?这不科学。
我也学过物理的。
1度=1千瓦时=1千瓦×1小时=1000瓦×1小时。
也就是1000瓦(W)的用电器用一个小时的用电量就是一度电。
杨太傅摞椅子拆下灯罩,灯泡上赫然写着15瓦。
15瓦×1小时=0.015千瓦×1小时=0.015千瓦时=0.015度电。
66.66个小时才能用一度电梁齐昕。
这是有异度空间里的人偷用电了?
还是,我们这里是重叠时空?想到这里,杨太傅眼睛一亮,血液有点沸腾了。
向直讲忽然想到了什么,大声嚷嚷起来:“难道买到了假冒伪劣灯泡?这帮人造假太不专业了,瓦数都能标错!”
杨太傅决定换个确定功率的灯泡换上试试。小卖部买了个10瓦的灯泡,换上,24小时后,3度电。

杨太傅百思不得其解,想不到活了三十岁,被宿舍的灯泡挑战物理学常识了。
重叠时空,一定是重叠时空!
向直讲已经是满头浆糊,咬着蒂芙尼蓝的原子笔在小格子笔记本上绞尽脑汁列算式。
杨太傅决定釜底抽薪,来个狠招。24小时,什么电都不用。两人在黑暗中摸索了一天。
第二天,站在椅子上看电表的杨太傅一脸被雷劈的表情:阿向,电表走了5度电孙坚王霏霏。

纳尼?我们什么也没有用,怎么就走了五度电?
杨太傅和向直讲面面相觑。这真是见鬼了最佳幸福!
两人的目光顺着电线往屋子里面走,对视一眼:难道,有人偷电?
可是,仔细看一遍,也没有接出来的电线啊。
重叠时空,一定是重叠时空!
杨太傅弹得了古琴,剖得了尸体,哪里会怕什么外星人,管你是人是鬼还是来自星星的你,用我的电,都不行。
伸手,拉下电表下的电闸。

宿舍里的吸顶灯明亮依旧。
向直讲看看电闸银河巡警加克,看看灯泡,看看电闸,看看灯泡,甩着卷曲的大波浪长发风中凌乱了。
杨太傅气势凌人地拖来物业:“你们的电表坏了。”
电闸关了,灯泡还亮着,铁证如山司棋是谁,无可狡辩。
物业皱着眉,估计意识到了什么独家试爱吻戏,急忙换了副表情何帮喜,安抚杨太傅:“我们一定彻查,一定彻查。”
“我们要求退还水电费。黄仁俊”杨太傅直截了当提出要求。

——“查清楚我们会跟您联系。”
三个星期过去了,依旧没有任何音信,杨太傅怒了,冲进物业办公室。
事情是这样的:国子监的最高领导,教皇大人,大约小的时候,国家还整体比较贫穷,教皇没有足够的积木来玩,长大后呢,就有一个爱好,对国子监到处搭了拆,拆了搭。宿舍楼呢,一年前重新刷了漆,重新按照教皇整齐划一的喜好贴了门牌号,然而,电表上还是旧的门牌号。所以,整个宿舍楼所有人交的水电费都是错了!
童年阴影害死人。
杨太傅觉得自己给国子监立了大功欧定兴,通过缜密的实验发现了学校工作的漏洞,乐滋滋地等着大会表扬和返还自己的几百块钱。
又一个月过去了。杳无音信。
午膳时间,杨太傅看见账房先生正在打饭,迅速移动过去:“我打听一下,那个水电费的事情……”
账房先生胖胖的身躯行动甚是敏捷张家嘉,一把捂住杨太傅的嘴巴:“别说,千万别说,谁也不能告诉……”左右看看无人,见杨太傅点头,才松了口气,慢慢说:“开了好几天会了,教皇,主教们一直没讨论出来结果,但是,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,宿舍啊,换了好几拨人了,半年收一次,算不清楚了智在瑞。”
——“算的清楚波段选股王啊,小学加减法,多收了退回去,少收了补交上来。”
——“哎呀,财务很麻烦啊……”
——“那我的钱……”
——“会给你补的,会给你补的。”“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一定不能说出去。”

后来,在最后的半年里,每个月几十块钱零敲碎打地打到了杨太傅和向直讲的账户上。工资条上写的是:补助。

她的往期精彩:
教育行业资本运作手法大起底
推荐信的正确打开姿势
谋财害命指南
时代的皮屑
一篇文章告诉你《战狼2》是如何夸中国的
戏入膏肓
戏入膏肓(二)

微信ID:luoyangdaotaohualu

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